<form id="wyn6g"></form>

    <nav id="wyn6g"><strong id="wyn6g"></strong></nav>

    <address id="wyn6g"></address>

      <address id="wyn6g"><nobr id="wyn6g"><nav id="wyn6g"></nav></nobr></address>
        <address id="wyn6g"></address>
        <mark id="wyn6g"><b id="wyn6g"><del id="wyn6g"></del></b></mark>

          <address id="wyn6g"><listing id="wyn6g"></listing></address><address id="wyn6g"><listing id="wyn6g"></listing></address>
          <menu id="wyn6g"><b id="wyn6g"><del id="wyn6g"></del></b></menu><menu id="wyn6g"></menu>
        1. <nav id="wyn6g"></nav>

            您的位置:首頁>武漢印象

            【歷史篇】保元里9號 迎武漢解放的指揮部

            2020-10-12 武漢文明網 字號:[][][]  轉發

              過去的這個春天,武漢因疫情阻擊戰再次留下英雄城市的美名。

              而將時間倒回到新中國的前夕,曾有一群人從外地奔赴武漢,領導市民為求得城市的解放而艱苦斗爭。

              近日,反映這段非常歲月的歷史電影《保元里九號》籌劃開拍,主要取景地正是位于武漢市江岸區中山大道的保元里。

              百多年前曾是豪宅

              武漢保華街,位于漢口中山大道北側,南起中山大道南京路口,東北至黃石路口,長約200米。此街建于1912年,當時臨街的門面叫保華街,背街的里弄就叫做保元里。

              現年76歲的孫開成,至2014年搬離,與保元里的情緣已持續70年。“6號住的是國民黨稅務局長,拄一根文明杖。7號住著一位地下黨員,隨國民黨到臺灣潛伏后犧牲。”9月底的一天,孫開成帶著記者走在里弄里,指著每一套房子回憶那個暗流涌動的歲月。

              孫老說母親一家人當時住保元里1號,舅舅是南洋兄弟煙草公司高級職員,“熱鬧得很,每家都有幾個孩子相互串門玩耍”。印象最深的還是保元里9號,當時的主人叫童璋,童家有兩個兒子,大兒童式一是地下黨,小兒子比孫開成大一點,經常玩鬧在一起。

              “后來他們家搬到漢口民眾樂園那邊我還去過。他家很干凈,家里沒有什么家具。到處擺著書,都是大部頭的書,還有英文書。”孫老說。

              上世紀40年代,保元里的房子稱得上豪宅,能住在這里的,不是銀行職員就是偽政府高官。當年這里曾是英租界。

              保元里的房子高兩層,一層空高達4米左右。孫老說,當時房子里鋪的都是木地板,每家二樓有陽臺,有拉繩的沖水馬桶,“在那個年代闊氣得很”。

              辦通訊社打麻將開會

              能住進保元里9號,是因為童式一的父親童璋當時在偽湖北省銀行總行經濟研究室當主任。

              據武漢市委黨史研究室編撰的《日出江城》及《武漢地下斗爭回憶錄》記載,1948年,地下黨員童式一和當時地下市委書記曾惇商量,想辦一家通訊社掩護地下工作。父親童璋與行長鄭逸俠關系尚好,知道鄭想出一套經濟叢書后,便建議辦家通訊社。5月籌備,7月就領到了“華中經濟通訊社”的登記證。

              通訊社編輯部就設在保元里9號的童式一家中,童璋被任命為社長,組織上派了一位同志擔任經理,還按規定裝了一部電話對外聯絡。所需經費由偽湖北省銀行出。外界都以為這個通訊社是偽湖北省銀行辦的,因此沒什么人來找麻煩,即使遇到突擊檢查戶口之類的事也好應付。

              在一部回憶錄中,童式一曾回憶道,“盡管如此,我們還是非常謹慎小心。”開會時,四個人各坐一方,桌上擺一副牌,好像是在打麻將。一有人來,麻將就響了,人一走,又沒聲音了。童的母親有時來送開水,發現了這個秘密。童母還笑著對童式一他們說:你們的牌打得真有意思!

              通訊社解決了幾位地下黨員社會身份問題,甚至還給曾惇( 化名孫節 ) 發了一個報社主筆的聘書,他就用這個身份為掩護。

              通訊社掩護下的地下工作,也曾遭遇風波。

              曾有特務刺探情報

              當時武漢有三家經濟通訊社,其中一家是軍統特務辦的《中國經濟通訊社》,其采編主任因同行關系常與童式一碰面。

              有一天,這個采編主任提出想在華中經濟通訊社兼個職,說是弄幾個錢補貼生活。像他這樣的人到這樣一個才起家的“窮單位”來兼職,顯然醉翁之意不在酒。童式一和同志們商量后,覺得拒絕對方反而容易引起懷疑,于是答應每月給他幾塊錢車馬費,歡迎他過來。

              “我和同學陳夢濃有時還跟這個人一起談生意經,打打撲克。過了兩個月,他沒有嗅出什么問題,就說他單位不準他兼職,離開了。”童式一曾回憶這段歷史。

              武漢潛伏的地下工作者越來越多。到1949年春,黨員發展到390多人,工人、學生等有組織的積極分子達2000多人。如何在不影響百姓的前提下,求得武漢的和平解放?

              蔡七七,是原江漢區黨委城工部部長蔡書彬之子,他如今致力于相關文字創作,以讓71年前那些驚心動魄的故事被更多的武漢人熟知。

              蔡書彬所在的城工部,一面積極推動民主人士的“和平運動”,為解放軍接收武漢做準備,一面策反國民黨軍政要員。蔡七七說:“到解放前夕,通過對國民黨當局的滲透、策反,武昌市長、漢口市長、漢口市警察局長等紛紛棄暗投明,國民黨在武漢的政治社會基礎幾成空殼,留給他們的只有逃跑這一條路。”

              電話響一夜迎解放

              1949年5月15日下午1時許,江邊爆炸躉船的聲音不斷傳來,白崇禧部隊準備逃竄。下午4時許,地下市委書記曾惇和常委張文澄來到童式一家,說晚上要在這里工作。

              保元里9號,成了地下黨迎接武漢解放的戰斗指揮部。

              為安全起見,童母請保元里守門人喝酒,叮囑守好鐵柵欄,隨時報信。晚上八九點鐘,電信局報告敵人派工兵排搞破壞,指揮部下達“不讓敵人進入大樓,誓與機器共存亡”的指示;16日凌晨兩三點鐘,指揮部打電話給當時在江漢路《新湖北日報》進行護廠斗爭的秦敢同志,證實江漢關一帶殘兵跑光,漢口進入“真空”;號令趕印“武漢解放”的號外,準備好出版散發。

              硚口那邊打來電話,說發現流氓組織“吃光隊”,持刀棍搶劫。指揮部立即電話通知工人糾察隊、消防隊前往,保護居民商家安全。

              這一夜,童式一的父母也沒睡,給坐鎮指揮部的同志們煮面條吃。

              天色微明,兩位領導同志考慮到指揮部電話響了一夜,擔心發生意外表示轉移。打開鐵柵門,童式一送他們上街,街頭已有小販,再看表,已是凌晨五點。此時,武漢地標建筑江漢關鐘樓上,已升起特大的紅旗——武漢解放了。

              電影《保元里九號》總策劃張佑軍,也是享譽全國的空軍老戰士報告團副團長。張佑軍希望,保元里能成為武漢紅色基因的傳承基地,借助電影《保元里九號》,接71年前為武漢和平解放奉獻的英雄們“回家”。

             

            [責任編輯:蔡樂]
            關閉
            快三网上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