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wyn6g"></form>

    <nav id="wyn6g"><strong id="wyn6g"></strong></nav>

    <address id="wyn6g"></address>

      <address id="wyn6g"><nobr id="wyn6g"><nav id="wyn6g"></nav></nobr></address>
        <address id="wyn6g"></address>
        <mark id="wyn6g"><b id="wyn6g"><del id="wyn6g"></del></b></mark>

          <address id="wyn6g"><listing id="wyn6g"></listing></address><address id="wyn6g"><listing id="wyn6g"></listing></address>
          <menu id="wyn6g"><b id="wyn6g"><del id="wyn6g"></del></b></menu><menu id="wyn6g"></menu>
        1. <nav id="wyn6g"></nav>

            您的位置:首頁>未成年人

            東西湖三店學校老師王艷芬:她用泥巴培養農村孩子藝術夢

            2016-06-06 武漢文明網 字號:[][][]  轉發

              

            王艷芬在午休間隙指導孩子們做陶藝 記者任勇 攝

              東西湖三店學校陶藝老師王艷芬(前排左二)和孩子們一起制作的陶藝

              高考在即,東西湖三店學校的美術老師王艷芬惦記著她曾經的一個學生。學生叫李峰,是吳家山一中今年參加高考的美術特長生。二十三年來,王艷芬用三店的紅色泥巴,培育出了很多農村孩子的藝術夢,為他們打開一扇從三店通往世界的大門。

              神奇的紅色泥巴

              在三店學校的東南角,有一間由廢舊倉庫改造而成的陶藝工作室,里面除了擺放著幾張碩大的工作臺和數不清的陶藝工具,還有一面近2米高、20米長的展示墻,這里是王艷芬最引以為傲的角落。

              展示墻上,按制作的時間順序擺放著五百多件作品,全部是該校歷屆陶藝社成員的代表作。從最左邊手法稚嫩的泥塑,到最右邊色澤鮮艷的紫釉花瓶,這些越來越精美的作品形成一道時間軸,展現著他們學習陶藝的歷程。

              1993年從原武漢教育學院美術系畢業后,王艷芬被分配到自己的母校——三店學校。她至今還記得當時的導師送她來入職時,看到學校環境后心疼的語氣:“啊,這就是你要呆一輩子的地方。”

              學生天真淳樸,時常捏泥人送給她。這些略顯笨拙的小禮物卻讓王艷芬靈光一閃:既然孩子們喜歡玩泥巴,何不玩出點名堂來?

              想法很美好,但從零起步玩陶藝困難重重。沒有專業基礎,她和孩子們一起捏泥巴;沒有場地,她搬來廢舊門板當工作臺;沒有原料,她和學生四處收集泥土,徒手揉成陶泥;沒有專業工具,他們回收瓶蓋、紙盒、搟面杖……

              有一年冬天,因為天氣太冷上凍,沒有收集到足夠的原料,不得不暫時停課。王艷芬卻發現有個孩子依舊準時出現在了教室門口,雙手凍得通紅,身邊放著一個麻布袋。王艷芬打開袋子,里面全是剛從地里挖來的紅土。“王老師,我們繼續上課吧!”孩子笑著說。

              如今條件變好了,有著充足的陶泥和敞亮的工作室,王艷芬仍然時常回味曾經的時光。“那時候做陶藝,又臟又累。但在那么艱苦的條件下,學生們無論酷暑嚴寒,都和我一起鉆研,是他們給了我堅持的力量”。

              偏執的“陶藝狂人”

              上周五的活動課上,七(4)班的武昕怡在做一件名為“心中的家園”的作品。她坐在拉坯機旁,順著底盤旋轉的方向,小心翼翼地拿捏出房子的雛形,再用美工刀雕刻葉片花朵,準備作為外墻裝飾。這件作品的靈感來源于她曾住過的長滿綠色植物的小房子,那里有她美好的童年記憶。

              對初學者來說,數十件作品才會有一個成功,練泥、拉坯、立坯、上釉、燒制,每一個步驟的疏忽,都會導致失敗。“泥巴是會說話的,你用手指撫摸它,就能感受到它的溫度,它的心情,才會有最適合它的靈感。借助工具,就聽不到它們的聲音了。”王艷芬告訴那些孩子們。

              “陶藝就像一扇窗戶,不僅讓我看到外面的世界,也看到了生活的美。”自從接觸了陶藝,每天放學后,八(2)班的陳妮都會來陶藝室呆上一兩個小時。“我找到了生活的樂趣,看見自己的創作裝點了大家的生活,特別有成就感。”

              三店學校不僅是一所鄉村學校,也是武漢市留守兒童關愛服務站點之一,全校共有三百多名留守兒童。在平時的陶藝課堂上,王艷芬會特別指定一些與家、親情有關的主題,讓這些和父母長期分隔兩地的孩子們能通過作品抒發內心情感,表達思念。

              由于對釉料嚴重過敏,王艷芬的雙手長期處于泛紅脫皮的狀態,四處求醫也不見好轉。但她仍強忍著難受,堅持徒手給陶罐上釉。隨著技法的成熟和制作條件的改善,她和學生還開始了釉料研發等技術創新,并自主編寫名為《玩泥巴》的校本課程,將這20年的探索和積淀,形成三店特色的陶藝教學體系。

              在師生們近乎偏執的堅持下,他們的作品開始嶄露頭角。不僅在省內外頻繁獲獎,更吸引了不少來自德國、斯里蘭卡等國的藝術系教授、學生前來交流經驗。2013年起,學生們的作品連續三年受邀參加景德鎮國際陶瓷博覽會,并被世界各地游客收藏,平均價格在1000元左右,王艷芬本人的兩件作品被景德鎮陶瓷專家估價超過一萬元。

              更長情而執著的堅守

              廣泛的認可和良好的聲譽,讓王艷芬成為美術教學領域的香餑餑,不少武漢市區學校向她伸出橄欖枝,開出優厚條件。此前,家住江岸區三陽路的她每天要開車一個多小時前往學校,如今有了調往漢口的機會,家人都希望她能回來。

              然而再三思考下,王艷芬還是選擇了堅守。去年,自己的孩子上了大學,她更賣掉了漢口的房子,全家搬到了三店學校附近。“說實話,很多學校給的條件真的很吸引人。但每當我看到這一件件從稚嫩到成熟的作品,就像是我和學生一同成長的足跡,實在是難以割舍。我這輩子都要扎根在這里了”。

              “王老師愛孩子,在她的呵護和培養下,學生變得自信開朗,學習習慣也變好了。”三店學校校長楊國高說,美學教育對孩子一生都有積極作用,看到孩子們的變化這么大,學校專門將陶藝發展為校本課程,讓更多的學生受益。

              “每個人生命中都會遇到貴人,我的貴人就是王老師。”目前在武漢從事園林景觀設計的雷歐回憶,自己初中時很叛逆,逃課打架是常事,甚至有輟學的想法。當時作為美術老師的王艷芬,特別關照他這類調皮的學生。讀高中后,雷歐想以美術特長生參加高考,當時并不負責高中美術的王艷芬主動利用每個周六,義務為他補課,堅持了三年。后來,雷歐考上一所二本院校,學習環境藝術設計。

              在和同事的一次聊天中,王艷芬得知八年級學生小余的家庭十分貧困,為了幫助他的同時保護自尊心,王艷芬特別聘請小余作為助理,負責每天打掃陶藝室,每月可獲得100元勞務費。自費聘請貧困學生當助理,是王艷芬的習慣。

              “藝術不該有門檻,每個孩子都有享受藝術樂趣的權利,我希望用藝術為他們打開人生之門,引導他們發現美,記錄美,表達美,并對未來生活有憧憬。”王艷芬說。(長江日報 記者陳曉彤 通訊員張顯輝)

            [責任編輯:黃奕晨]
            網上展館
            更多>>精彩專題
            關閉
            快三网上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