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wyn6g"></form>

    <nav id="wyn6g"><strong id="wyn6g"></strong></nav>

    <address id="wyn6g"></address>

      <address id="wyn6g"><nobr id="wyn6g"><nav id="wyn6g"></nav></nobr></address>
        <address id="wyn6g"></address>
        <mark id="wyn6g"><b id="wyn6g"><del id="wyn6g"></del></b></mark>

          <address id="wyn6g"><listing id="wyn6g"></listing></address><address id="wyn6g"><listing id="wyn6g"></listing></address>
          <menu id="wyn6g"><b id="wyn6g"><del id="wyn6g"></del></b></menu><menu id="wyn6g"></menu>
        1. <nav id="wyn6g"></nav>

            您的位置:首頁>一城好人

            熱心快腸幫困解憂 她是營北社區的“無價之姐”

            2020-09-10 武漢文明網 字號:[][][]  轉發

              您住的小區有這樣的“能干人”嗎?她們不僅家里家外都操持得緊緊有條,還經常幫著街坊鄰居張羅事兒;她們熱心腸、愿意幫忙,走到哪里都是人群的焦點。如果有的話,千萬要珍惜,這可是社區里的“無價之姐”。今天,一起走進硚口區營北社區的“無價之姐”趙恩琴。

              “動員他們到社區登記人口普查。見到人就問一下,然后就是在門棟里守著,遇到有人下樓時,就問問他是哪一樓的,登記了沒有,沒有登就到社區去登;或者是我們上門,就讓居民把戶口拿出來我們填表。純幫忙,這是我自愿的。不管是社區大小事情,或者什么事,只要我曉得了,我就跟他們幫忙。”趙恩琴說。

              第七次全國人口普查進入準備階段,硚口營北社區多了一位“義務普查員”,她就是社區里人稱趙大姐的趙恩琴。

              “她熱心快腸,跟我們也熟,跟小區的居民也熟,號召力也非常強,愿意跟社區分擔。只要誰有什么事情找到她,她都愿意幫忙。”硚口營北社區副主任朱望珍說。

              趙大姐今年67,武漢夏天三十七八度的高溫下,她跟社區網格員們一樣,在樓棟里爬上爬下,一直忙到晚上十一二點。最近腿傷復發了,才放棄爬樓,改在樓棟門口“蹲點”。

            疫情期間志愿服務居民 圖片來源:一城好人

              “這個腿之前還蠻好的,就是在疫情中落下的病根。”趙恩琴說,這幾個月上樓下樓給老人服務,給殘疾人、孤寡老人送一些菜、米、油,肉啊魚啊都需要人送上樓,這里有8樓,但是都沒電梯,都需要爬樓上,休息下來,這個腿就不行了。

              腿傷是疫情期間落下的病根,今年年初,武漢疫情最嚴重的那段時期,趙大姐是營北校區年紀最大的志愿者。大年初三那天,趙大姐帶著自己做的粉蒸肉來給社區工作人員“加餐”,看見他們忙得飯都顧不上吃的樣子,當下就決定要來幫忙。“我說人手不夠我來,書記問你怕不怕死,我就一句話把她懟回去了,既然來,我就不怕死,這個東西就是要老年人帶頭,老年人帶頭年輕人就跟著學,我們是一代一代的傳下去,你不做出個榜樣,年輕人就不知道怎么樣做。”

              從那以后,社區32棟樓,趙大姐爬了個遍。每天,她都帶著20多人的志愿者隊伍,挨家挨戶查體溫、給獨居老人送饅頭和雞蛋、為高齡老人打掃房間和疏通廁所。說到帶隊伍,趙大姐可太有經驗了,營北社區有個獨一無二的“手工坊”,和一支由退休阿姨們組成的“編織隊”,發起人也是趙大姐。

            社區里的“編織隊” 圖片來源:一城好人

              “因為我們這樓上樓下有些老人,天氣冷了,孩子都在外地,他們需要手套帽子,我就給他們隨便織了幾雙,書記他們就說,那你能不能夠在社區組織一個編織小組,我說行,你給一個辦公室,我就帶領那些年紀大些的阿姨們全部在這里做手工、穿珠子,免得他們打麻將。織小孩的衣服、小鞋子、手套、帽子,還有勾包包的,像我身上的包包就是勾的,全部免費,哪個想要就送。”趙恩琴說。

              趙大姐的拿手絕活兒是用織鞋子,不光是傳統的虎頭鞋,時髦的板鞋、球鞋、豆豆鞋,只要她看一眼,就能用毛線織出一雙一模一樣的來。編織隊里像她這樣的“手工達人”,還有好多。

              “我們一邊做一邊說笑話、開玩笑,在生活上有什么事情、有什么困難、有什么心里不舒服,我們一邊打毛線一邊說,說了她就開導我們,打完了心情就好了。”社區居民楊奶奶說。

              “手工坊”和“編織隊”的存在,不僅讓社區這些退了休的阿姨們生活有了寄托,還給社區養老院的老人們、社區里的孩子們送去了溫暖和禮物,但社區要是為此“表彰”她、媒體要來報道她,趙大姐一般都會直接拒絕。

              “我只會做苕事、做吃力的事,要我上電視什么的我盡量是避免,今天是你把我逼得沒得法了,我寧可去掃地、通溝、沖廁所我都可以,做點實事,那我心里是最高興的。”趙恩琴說。(一城好人)

            [責任編輯:王玉濤]
            關閉
            快三网上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