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wyn6g"></form>

    <nav id="wyn6g"><strong id="wyn6g"></strong></nav>

    <address id="wyn6g"></address>

      <address id="wyn6g"><nobr id="wyn6g"><nav id="wyn6g"></nav></nobr></address>
        <address id="wyn6g"></address>
        <mark id="wyn6g"><b id="wyn6g"><del id="wyn6g"></del></b></mark>

          <address id="wyn6g"><listing id="wyn6g"></listing></address><address id="wyn6g"><listing id="wyn6g"></listing></address>
          <menu id="wyn6g"><b id="wyn6g"><del id="wyn6g"></del></b></menu><menu id="wyn6g"></menu>
        1. <nav id="wyn6g"></nav>

            89歲老兵與老伴兒捐獻遺體

            2020-08-13 武漢文明網 字號:[][][]  轉發

              “解放軍回去了,有他們在,抗洪就沒有問題。”8月11日,青山區鋼花村街114社區里,89歲的老兵張振文翻看著報紙上的防汛報道。

              一家四口感染新冠肺炎全部治愈,火神山醫院醫生為張振文做過7次CT檢查,出院后護士長仍多次打來電話詢問康復情況,“感謝他們”成為張振文常掛在嘴邊的話。他和老伴兒下定決心,“希望捐獻遺體為國家做點貢獻”。

              “一共給他做了7次CT檢查”

              除夕沒過幾天,張振文開始咳嗽并伴有咳痰,老伴兒也出現了類似的癥狀。兒子張敏不敢大意,趕緊帶著父母到中部戰區總醫院做CT檢查。

              “CT顯示疑似感染,可能是母親外出帶回了病毒,父親也被感染了。”第二天,張敏又帶父母去了普仁醫院做核酸檢測,過了兩天被告知確診。期間,張敏和妻子也先后感染。經過社區協調,一家四口住進3家醫院治療,張振文和老伴兒陳愛媛去了火神山醫院。

              “都要準備后事了,高燒八九天,是部隊救了他的命。”陳愛媛說,自己病情較輕,在火神山醫院住了一周多時間,老伴兒開始出現高燒,連著燒了八九天。

              張振文回憶,發高燒那些天,醫護人員在他的兩腋和后頸處各放了1個冰袋,每天不知道要換多少次,經常凌晨兩三點過來換吊瓶。“那是沒得說的,感謝他們,看到部隊的軍醫就是親。”

              “那真是過細,生怕我們有一點還沒好。”張振文患有慢阻肺,讓陳愛媛忘不了的是,為了判斷病情和觀察肺部炎癥吸收情況,醫護人員對他們格外關心,“一共給他做了7次CT檢查,一直到病好了些。”

              “出院后護士長打來好幾個電話”

              經過一個月的治療,3月13日,張振文和老伴兒出院,來到了康復隔離點。“感謝他們,還一直惦記著我們,出院后護士長打來好幾個電話。”張振文沒想到,住在隔離點時,他們隔三差五會接到護士長的電話。

              “一哈子又來,一哈子又來,晚上護士長要來好幾次。”陳愛媛告訴記者,在火神山醫院時,護士長來得最勤。出院后,因為擔心慢阻肺影響康復,護士長經常打來電話,詢問老伴兒康復情況,再三叮囑在康復隔離點要用氧氣瓶。

              “感到愧疚,后悔沒問護士長的名字。”沒記下護士長叫什么,張振文一直耿耿于懷。陳愛媛只記得護士長姓倪,7月15日她撥通電話,向護士長表示感謝。

              “奶奶您和爺爺身體沒大礙了吧?最近發大水,還好嗎?謝謝您和爺爺還記得我。”聽到護士長的聲音,兩位老人滿臉微笑。電話那頭,護士長有些驚訝,她叮囑兩位老人要補充營養,經常鍛煉身體。

              “我叫倪娟。”兩位老人再三追問,護士長說出了自己的名字。“要存下來,再不能忘了。”在張振文催促下,陳愛媛打完電話后,將手機通訊錄里備注的“護士長”改為了“護士長倪娟”。

              “希望捐獻遺體為國家做點貢獻”

              7月12日,一輛來自中部戰區總醫院的車輛,停在了張振文住的小區樓下,醫護人員上門接他去醫院做檢查,這是老人康復后接受的第2次隨訪。

              “2個月就來一次,都不用我父親去掛號。”兒子張敏拿出了張振文第一次隨訪后寄來的檢查報告單,上面顯示的日期是5月6日。5張報告單詳細地列有身體各項檢查數據,第1張的反面還留有4行建議。“沒想到一家四口感染了都能治好,特別是耄耋之年的父母,真是要感謝解放軍。”

              “我是一個兵,愛國愛人民。”1953年,22歲的張振文參軍入伍,隨部隊赴沿海地區守衛海防,在家中老人幾次念唱起《我是一個兵》,住進火神山醫院看到軍醫讓他感到親切。“現在的年輕軍人愛護老百姓,不怕危險、不怕吃苦,他們都是好樣的。”

              “006409”“006410”,張振文小心翼翼地保管著一個挎包,里面除了領章、肩章、照片和三等功證書等當兵時的物品,還有2張印有編號的武漢遺體捐獻志愿者聯系卡,以及2份武漢遺體捐獻志愿者申請登記表。

              年輕時“眼睛好,槍打得準”,張振文是連隊小有名氣的神槍手,因為眼睛保護得好,現在他看報紙也用不著眼鏡。張振文說,醫療隊拯救了很多患者的生命,幫助他們走出了病房,他希望把遺體特別是眼睛捐獻出去,幫助有需要的人。“還是我們國家的政策好,我和老伴兒去世后,希望捐獻遺體為國家做點貢獻。”(長江網 記者徐錦博 通訊員侯西子 田金釵)。

             

            [責任編輯:劉思萌]
            網上展館
            更多>>精彩專題
            關閉
            快三网上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