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wyn6g"></form>

    <nav id="wyn6g"><strong id="wyn6g"></strong></nav>

    <address id="wyn6g"></address>

      <address id="wyn6g"><nobr id="wyn6g"><nav id="wyn6g"></nav></nobr></address>
        <address id="wyn6g"></address>
        <mark id="wyn6g"><b id="wyn6g"><del id="wyn6g"></del></b></mark>

          <address id="wyn6g"><listing id="wyn6g"></listing></address><address id="wyn6g"><listing id="wyn6g"></listing></address>
          <menu id="wyn6g"><b id="wyn6g"><del id="wyn6g"></del></b></menu><menu id="wyn6g"></menu>
        1. <nav id="wyn6g"></nav>

            夏山水讓我照見自己

            2020-01-15 武漢文明網 字號:[][][]  轉發

              媽媽:

              我也不知道說什么,每次接到您和爸的電話,我總是談得蠻少,也許只有通過文字,我才能敞開心扉。

              我到江夏五年了,您也牽掛了五年。頭一年,您不知道怎么用手機發短信,更不知道江夏究竟在武漢的哪個方向。后來我回去,您居然問我住在紙坊哪條街?我吃了一驚,您竟是用手機查的。從此,“江夏紙坊”四個字成了您搜索頻率最高的詞。

              作為異鄉人,最先遭遇的是孤獨。而我原本就孤僻,到了異地,見了生人,簡直嚇得話也說不出。恨不得整天窩在出租屋里不出來。但是選擇來江夏時,我便下定決心,要與安逸、舒適、玩樂決裂,與封閉、膽怯、羸弱搏斗。

              可半年過去了,我最大的感受依然是孤獨,還有對工作的沮喪。我的木訥愚笨讓我熟悉新環境的過程異常緩慢。這種慢讓我更加孤獨。

              那時,您三天兩頭打電話給我,問得很細,很小心,生怕觸及什么。而我答得很敷衍,于我而言,這種感覺實在難以說出口。

              最枯燥、最沮喪、最迷茫時,我一本接一本地讀書,讀著讀著,生活就有了色彩,有了滋味,有了許多美妙的感覺。有時,走在文化大道上,我情不自禁把車輛想象成奔馬,把沿途房子看作宮殿,把自己當作古代郊游的書生。

              每當我想說些什么,又無人可說時,我就寫作。打開電腦,敲打小說。那時,文字像流水,滔滔不絕地從我心中涌出,那種暢快感使我變得純粹而快樂。當敲完小說最后一個字時,我感覺自己是江夏最幸福的人。

              閱讀和寫作使我能夠抵御孤獨。而江夏的山水,使我照見自己。

              我在爬八分山時,總在想,如何更快地抵達山頂、這山跟那山有何不同、人和人到底是怎樣一種關系。我爬了很多次也沒想明白。

              后來,我在看華萊士·斯蒂文斯的《看黑鳥的十三種方式》時,突然想到八分山。那時,我才覺得抵達八分山的方式有很多種,而每一次抵達都是獨一無二的。

              當我在梁子湖,俯身看湖水時,我看見了自己和時間的流逝。五年過去了,我對異地陌生感逐漸消弭。孤獨已經成為我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加深了我對人與世界的洞悉觀察。

              媽媽,這些都是您手機上查不到的,也是我在江夏生活的靈魂部分。

              媽媽,我在江夏過得很好。真的。

             

              張元

             

            [責任編輯:王玉濤]
            網上展館
            更多>>精彩專題
            關閉
            快三网上平台